• <dl id="o0njb"><s id="o0njb"><strong id="o0njb"></strong></s></dl>
  • <progress id="o0njb"></progress>
  • <dl id="o0njb"><s id="o0njb"></s></dl>
  • <dl id="o0njb"></dl>
    <div id="o0njb"></div>
  • 天醫網 首頁 新鮮事 曝光臺 查看內容

    采購風波:32 家藥企向衛計委聯名質疑

    2018-12-25 09:03| 發布者: 天醫網-小璃| 查看: 160| 評論: 0

    摘要:   注射用頭孢替安是醫院使用最廣泛的抗生素類藥物,主治各種細菌引起的感染和炎癥。哈藥集團制藥總廠是全國該藥物主力供給藥企,其產品于2004年進入上海市場,目前已占領二三級公立醫院絕大部分市場份額。   然 ...

      注射用頭孢替安是醫院使用最廣泛的抗生素類藥物,主治各種細菌引起的感染和炎癥。哈藥集團制藥總廠是全國該藥物主力供給藥企,其產品于2004年進入上海市場,目前已占領二三級公立醫院絕大部分市場份額。

      然而哈藥集團制藥總廠正面臨市場變局。從今年9月份開始,該公司生產的注射用頭孢替安可能不得不退出上海市場。取而代之的,是之前在上海市場上知名度并不大的海南全星制藥有限公司的同類藥品。

      攪動市場格局的是今年2月底上海市推出的新型藥品集中采購辦法。

      按照上海衛計委的設計,依托于上海市醫藥衛生發展基金會的上海醫健衛生事務服務中心(下稱醫健中心),5家三級公立醫院和徐匯區、普陀區、楊浦區等6個區的醫療機構組成上海公立醫療機構藥品集團采購聯盟(GroupPurchasingOrganization,下稱GPO采購),使用同一平臺采購共計175種抗微生物類藥品。

      今年6月中旬,醫健中心公布中選結果。哈藥集團制藥總廠的注射用頭孢替安產品出局。實際上,經過此次集中采購,目錄用藥替換率接近50%。面臨出局尷尬的,不乏市場占率較高的藥品和企業。

      例如廣州白云山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頭孢克肟膠囊和頭孢硫脒兩款藥物在上海市場覆蓋率均超過70%。而進入目錄的,反而是山東魯抗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等一些市場覆蓋率不大的廠家.。

      中選結果公布一個多月來,GPO采購模式遭到醫藥生產企業和經營企業的普遍質疑。7月25日,32家醫藥生產企業向上海衛計委提交聯名質疑信。這些企業認為,此次GPO采購沒有評審評分量化標準,也不公布評分排位,既不公開,也不透明。

      醫健中心則回應稱,GPO采購不存在貓膩,由于采購以臨床需求為先,所以不設統一的量化標準,而是采用綜合評價模式。該模式以參與評審的專家意見為主,來決定是否入選藥廠申報的產品。

      此外,與深圳、福建等省份試行的集團采購中有明確藥品總費用下降的指標不同,上海此次GPO采購前并未明確藥品總費用將下降多少。記者比對上海物價局公布的《二、三級醫療機構醫保目錄藥品集中招標采購中標藥品醫院供應價格》與此次GPO采購的中選目錄中的藥品價格后發現,多數藥品的降價幅度只有2%左右,個別藥品價格還有微弱增長。

      以用量較大的注射用頭孢替安為例,物價局目錄上,南京海辰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該類產品1克劑量價格為42.32元,GPO采購中選目錄顯示的價格是41.8元,降幅僅1.24%。

      藥價降幅微乎其微的原因是,此次GPO采購將原本國家新醫改中計劃取消的醫院藥品加成(即醫院銷售藥品,以實際購進價為基礎,順加不超過15%的加價率作價,賣給患者)以返點(即藥廠將藥品售價的一定比例額外支付給醫院)的形式變相保留了下來。這有悖于國家相關政策。

      參與此次GPO采購的醫院人士向記者表示,由于遭受普遍質疑,現在GPO采購在醫院執行環節已經擱置。大家都在觀望事態發展,雖然醫健中心還在推進GPO工作,打算在8月初恢復執行,但醫院方面又覺得很矛盾,想等事態明確了在作決定。上述醫院人士稱。

      模式之爭

      采購風波:32 家藥企向衛計委聯名質疑1

      記者調查發現,在聯名質疑信中署名的32家醫藥生產企業中,大多數仍然是此次GPO采購的中標企業。

      這些醫藥生產企業向記者表示,在中選目錄中,出現了一批無市場占有率、質量不高的產品,從而打亂了上海醫藥界原本穩定的市場格局。而醫健中心對此并沒有能讓人信服的說法,整個評審評分環節也沒有統一的標準。

      這就像學生參加高考一樣,分數高的錄取,分數低的淘汰,但這次的中標結果,許多『低分學生』卻中選了,這不合常理。一位參與招標的醫藥生產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表示。

      還有廠家對記者表示:大家在上海醫藥界競爭多年,彼此了解,已經形成穩定的市場份額,現在那么多品種突然落選,你總要給我們一個說法和評審標準,否則我們內部的工作報告都沒法寫。

      許多生產企業表示,上海2014年試點的帶量采購模式就很公開透明。這種模式首先給藥品設定了極高的質量門檻,而后要求各個產品報出最低價格,決出中選的產品。相對而言,這種模式更加清晰,讓人輸得明白。

      上海從2010年起率先在全國實行由醫保部門牽頭的藥品招標采購工作,并從2014年開始進行帶量采購的工作試點。所謂帶量采購是指使用量大(采購金額占前80%內),充分競爭的藥品(超過3個廠家)的藥品進行公開招標,實行量價掛鉤的采購,從而降低藥品的價格。

      然而帶量采購也頗具爭議。一位醫院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帶量采購依托上海原有的市級統一采購平臺進行,由于采購量大,藥品殺價幅度較大,其中,2014年所涉及的3個帶量采購品種的價格平均降價幅度達64%。慘烈的殺價導致各競標藥企過于重視藥品的價格競爭力,而忽視了質量和醫院的臨床需求。

      帶量采購的規則是不區分質量層次,報價最低者中標,次低者候選中標。但這忽視了藥品質量的差異以及不同患者對于不同價格層次藥品的需求,對醫院在臨床需求上造成了一些困擾。該醫院負責人說。

      一位不愿公開姓名的醫健中心負責人向記者表示,與帶量采購以藥廠的投標價進行打分不同,GPO采購采用綜合評價模式,不以打分結果來決定選用何種藥品,因為參與GPO的藥學專家和藥劑科人士最看重的是臨床需求,這一部分很難給一個統一的量化標準。

      該負責人還表示,此次GPO采購是希望通過壓縮中間環節的水分來降低藥價,讓利于民。整個采購過程設有指導組、工作組、專家組、監事組和專家庫。

      其中,指導組是由上海市衛計委醫改辦、藥政處及上海市醫藥衛生發展基金會的領導組成,行使政府監督職責;其他小組也是由各家醫療機構分別派出代表組成,過程中,各種藥品的申報先由一批專家確定中標的數量,再由另一批專家確定哪幾家中選。監事組會對流程的每一個環節進行監督。

      在評審中,專家之間的爭論也是非常激烈的,沒有任何人有權力決定一種產品是否中標。該負責人說。

      難降的藥價

      藥品價格過高而醫療服務價格過低的問題長期困擾著醫患雙方。國家于自2009年初啟動了新醫改,決心分階段實現醫藥分離,杜絕以藥養醫。2009年3月17日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指出:堅持公共醫療衛生的公益性質,實行政事分開、管辦分開、醫藥分離、營利性和非營利性分開(俗稱四個分開)。

      過去,公立醫院的收入有三個渠道:服務收費、藥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補助。發改委在2006年頒布的《關于進一步整頓藥品和醫療服務市場價格秩序的意見》規定:縣及縣以上醫療機構銷售藥品,以實際購進價為基礎,順加不超過15%的加價率作價,在加價率基礎上的加成收入為藥品加成。以藥養醫由此肇始。

      新醫改進行后,2012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2年主要工作安排》的通知,通知聲明公立醫院改革將取消藥品加成。

      去年5月頒布的《關于全面推開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實施意見》則指出:通過對公立醫院改革,將公立醫院補償由服務收費、藥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補助三個渠道改為服務收費和政府補助兩個渠道。這意味著,公立醫院改革的目標之一,是由醫院轉銷的藥品以進價銷售給患者,醫院在其中不能加價。

      上海市衛計委主任鄔驚雷在2016年6月6日做客2016上海民生訪談時透露,目前,上海的全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華山醫院北院、第六人民醫院東院、仁濟醫院南院、瑞金醫院北院等四家三級醫院已經取消藥品加成。鄔驚雷表示,上海將在明年爭取把藥品加成完全取消。

      上海乃至全國全面取消藥品加成箭在弦上,然而,此次GPO采購卻存在另一種形式的藥品加成,即返點。所謂返點,就是藥廠按藥品的售價,以一定比例額外支付給醫院。此前,返點現象也以灰色收入的形式普遍存在,醫藥企業經常將一部分返點給到醫院負責藥品采購的藥事委員會。

      對此,上述醫健中心負責人對記者表示,要徹底杜絕醫院內部的返點收入很難,所以,此次GPO將返點進行公開化,進行統一的返點管理,從而杜絕醫院內部與企業自行談判產生的浮動空間。過去醫院內部的『返點』很多都超過30%,這次GPO采購的『返點』平均只有15%。該負責人稱。

      該負責人還表示:雖然藥品沒有大幅降價,但是通過公開化的『返點』,醫院可以以此獲得利潤,患者就診的其他環節就會出現降價空間,最終得利的還是患者。

      上海一名前三級醫院院長則向記者表示,所謂的返點就是換一種形式的藥品加成,說到底還是想以藥補醫,這與國家目前推行的新醫改各項政策相悖。

      另一位接近上海衛計委人士向記者表示,此次GPO采購的結構與此前各家醫療機構的藥事委員會模式頗為相似,也同樣與各家經營企業進行返點談判,存在道德風險。

      醫藥生產企業則擔憂付出的返點甚至變得更高。一位藥企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醫健中心不僅協調選藥、價格談判,也負責資金流的管理。談判達成的返點數額,是否全部能進醫院的口袋?負責人說。

      目前,上海各家醫院的藥事委員會正在研究此次GPO采購中選目錄,決定具體采購哪些產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邀請
    商務合作QQ:959847138

    Copyright ?2008-至今天醫網互聯網醫院 版權所有 武漢天一中醫醫院互聯網醫院 鄂ICP備10202180-1號

    本站部份內容來源網絡和網友發布,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如無意中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站長E-mail:[email protected],我們盡快處理。網站地圖 RSS地圖 新網站地圖 新RSS地圖

    武漢天一中醫醫院互聯網醫院提供的所有健康知識、健康飲食、生活小常識等信息僅供參考,不做個別診斷、用藥和使用的根據

    返回頂部
    安徽11选5开奖